心在南方

發表者:南方壺 主題: 替劉兆玄高興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09/9/8 上午 11:37:22
    看到劉兆玄辭去閣揆一職的消息,實在萬分地同情他。既有今日,何必當初?但又很替他慶
幸,終於解脫了。回想去年六月,他還說要在掌聲中下台,如今却是在噓聲後下台。這個結局固
然有些難堪,但對他而言,往後很難有更佳的下台時機了。

    去年四月底,在新總統就任前,曾任某國立大學校長的一個朋友,因事找我跟內人餐敍。那
時已知劉兆玄將接行政院長,我問這個朋友,劉兆玄為什麼要去當行政院長?實在頗令人納悶。
國民黨執政時,歷經要職,且當到行政院副院長。兩千年政黨輪替,一群人都黯然下台。之後他
去擔任東吳大學校長,展開另一舞台。雖曾任學術突出的清華大學校長,但清楚東吳定位,推動
教學,讓東吳的教學卓越計畫,在全部公私立大學中,所獲補助經費高居第二。有些國立大學,
還連年申請未獲通過呢!其實不管什麼大學,教學都是最重要的。百年樹人,濁世淘淘中,繼續
留在教育工作上,不是很好嗎?能將東吳大學辦好,將是比當好清華大學校長更大的貢獻。至於
行政院長,他怎可能當的好?

    我這樣說,並非看輕其能力。劉兆玄的見識及反應,是許多人所佩服的。只是他長期所扮演
,是智者的角色。雖在行政單位待過很久,書卷氣還在,讀書人的傲骨也還在。過去,學者具這
樣的特質,或者會令人喜歡。但現今環境,智者充斥,目前社會上最不缺的,大約便是智者了。
你看,打開電視的談話性節目,雖無劉備,却每一台都在隆中對。今日即使諸葛亮再現,恐怕也
無容身之地,只能隨孔子乘桴浮於海了。而且當初國民黨政權,在他們手上丟掉,這些昔日先知
,感觸必深。如果略具良知,心底說不定還有些歉疚。而整個台灣,幾年下來,沈痼纏綿,他們
也了然於胸。誰有通天本領,能摸一下,就讓災病痊癒?曾經滄海難為水,聰明的劉兆玄,豈會
不知,當馬英九大功告成時,他留在東吳,是最明智的。

    不知是因使命感,或被馬英九誠意打動,或其他原因,劉兆玄到底跟著馬英九上任了。過去
這一年三個多月,不知他有幾天高興的日子?只怕心中常想的是胡不歸?

    這次八八風災,死亡加上失蹤人數,超過七百多人。政府一開始反應遲緩,並忽略民衆感受
,是該被駡。雖也不知若當初反應快些,或高層們不去過父親節,不去理髮,受災區的損失是否
會顯著減小?但後來積極處理,幾位高層的辛苦,大家也都看得到。而原本該在第一線的縣市長
,乾坤大挪移,將一切救災壓力,輕易轉到中央政府身上。救災優先,人們嘴裡不戳破,心裡可
非不明白。只是復建不易,並無仙女棒,輕輕一點,便百廢俱興。有些災民逐漸失去耐心,這也
是可以體會,畢竟從8月8日至今,也一個月了。馬英九及劉兆玄到處奔波,却也一再被轟要下台
。每次看到這類新聞,我就想,他們還能撑多久?居廟堂之高,看似風光,但一再被羞辱,家人
跟著受累,實無樂趣。真正的讀書人,不會為五斗米折腰。我不相信劉兆玄是個戀棧權位的人。

    報載還有安置在營區的災民反應營區菜色不好,要劉兆玄一起用餐。劉兆玄也隨即前往餐廳
,體驗自助餐的菜色。於吃了炒高麗菜、絲瓜、滷肉、紫菜湯等料理後,說“菜很好吃”。災民
所食,應是免費供應,也都是阿兵哥們吃的菜。三十多年前我當兵時,雖沒覺得菜特別好吃,但
每天可都吃得很飽。現在每天中午,通常就是吃個麵包,也甘之如貽。

    有個去年畢業,目前在高雄縣當兵的學生,昨天告訴我,他們連上現在只留守幾人,其餘都
去協助清除淤泥。我問每天來回嗎?他說是住在當地。而少數留守的,要負責營區全部衛哨。他
們連上士兵大都已累積很多假期未放了。人溺己溺,人飢己飢,我們當然同情災民。但阿兵哥也
都是我們的子弟,才二十來歲,平常被譏為草莓兵,現在擔此重責,也蠻令人同情的。

    我替劉兆玄高興。


回應此篇文章    回本區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