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南方

發表者:南方壺 主題: 現在大學生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09/9/14 下午 05:35:45
    9月13日台灣大學舉行新生入學典禮,台大校長李嗣涔在致詞中,勉勵學生要早睡早起。 9月
14日中國時報的頭版新聞中,有下述一段:

        昨日他感嘆,近來所有老師都注意到大學校園內一種不良風氣,同學晚上熬夜上網,
    早上第一節起不來就翹課。“一日之計在於晨”,他說,“開學了,同學們要早睡早起,
    每天以清明的身心汲取知識。”但李嗣涔恐怕會感到事與願違。他在台上滔滔不絕,台下
    不少學生卻睡得東倒西歪。事後搔搔頭坦言,對校長的致詞沒什麼印象。

雖校長言者諄諄,但學生顯然聽者藐藐。此新聞亦見之於聯合報,標題是“台大校長勉早起台下新
生睡翻”。兩家報紙皆登出學生睡得不亦樂乎的照片。記者心中可能想,這樣的大學生!

    跟台大新生入學典禮的同一天,我與一群系上學生去爬北壽山。當三個大四學生,星期五( 9
月11日)傍晚來到我研究室,邀我星期天(13日)去爬山,起先我還遲疑。因星期天我得去台北參
加一會議,會議是上午11時起。會議後,我預計搭下午2:42的高鐵回高雄,抵達高雄已4點多了,
所以似乎無法參加他們的爬山。我們上午5點20集合,8點就下來了,有位學生補充。 5點20?你們
起得來?真難以置信。現在大學裡,除了大一及大二的必修課,都很少排上午第一堂課了。 5點20
要在鼓山一路龍泉寺外的7-11集合,他們大都住學校這一帶,騎機車去約要半小時,真起得來?學
生一副當然沒問題的神情。好吧!既然他們興致這麼高,那就去了。

    我通常走路上下學,單程要40分鐘。星期六,我特地騎腳踏車回家,免得第二天遲到。星期天
清晨3點半起床,然後騎腳踏車到學校,換好裝,4點55,把爬完山要換的衣服等物品,放到後車廂
,開車到集合地點。燈火通明的 7-11門口,聚集一群學生,有12、3位。大部分為大四,也有大二
大三的,其中有幾個女同學。我還是最後一個到的,不禁很佩服他們。

    要開始登山了嗎?沒有,他們還要背水上去。壽山有好些休息站有水可以喝,以往我常好奇究
竟是那些熱心人士背上去的?原來我們的學生也屬於熱心人士。在取水處有些空桶,有三位學生背
20公斤,有一位背30公斤。約 5點半,開始登山。到底是年輕,他們很少需要休息。更令人驚奇的
是,背水者與我們這些毫無累贅者,速度居然不分軒輊。沿途有些登山客,感謝誇獎學生背水上山
。登山者皆知,一切便利,都是因有人付出。

    行行復行行,學生彼此打氣“快到了”。他們已爬過幾次,雖屢有叉路,但有幾位對路很熟悉
。學生說要往“雅座”。到了一路口,有登山客聽到我們要去雅座,說“盤榕”沒水了,希望他們
將送水到那兒,那四位學生果真就去了。大約 7點,終於抵涼庭雅座了。哇!有好幾大桶備用密蓋
的水,桌上還有幾種不同的冷熱茶水。過了不久,背水的學生跑來與我們會合。照照相,待到 7點
15分下山。以前久久才與大致同齡的朋友們登山,通常需要很多休息的時間,甚至休息時間,超過
爬行時間。但這些學生不太需要休息,與他們爬山,才是真正的鍛鍊。

    剛才背水者,又將空桶背下。沿路遇到不少上山者,心裡有些高興,我們比他們早。不少猴子
,三三兩兩,悠閒地躺在地上,相互抓蝨子,也不在乎從他們身旁走過的遊客。上山途中倒未看到
什麼猴子,原來猴子也比我們晚起。上下山所遇的登出客,多半為有些年紀者,年輕人並不多。

    8點到山下,我跟學生說,看來早上8點的課對他們不是問題了。以後他們還可登完山,趕回學
校上課。洗洗臉,與學生告別。到車上換好衣服即至高鐵站,還來得及搭上8點36分那班車。

    誰說現在年輕人是草莓族?誰說他們只會晚上熬夜上網,早上爬不起來?他們可以背20公斤,
甚至30公斤的水,爬一個半鐘頭的山,當然是毫無報酬的。而且他們只要願意,早上 4點半也起得
來。

回應者:楊小孩 主題: Email: 日期:2009/9/21 下午 04:18:41
原來山上的水,真有我們學生辛苦背上去的耶!佩服佩服~我也曾在雅座那喝過水(感謝辛苦背水人)


回應此篇文章    回本區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