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南方

發表者:南方壺 主題: 野鴨變鳳凰 Email:huangwj@nuk.edu.tw 日期:2009/12/21 下午 02:08:58
    
    你有沒有看過野鴨變鳳凰 (The Mighty Ducks)?一部距今已十餘年的電影。

    一位律師因為犯了些錯,被法官判社區服務,必須在一所學校教孩子冰上曲棍球,且要參加
比賽。這群天兵,當然讓這位曾是冰上曲棍球好手的律師,大傷腦筋,不知如何才能化腐朽為神
奇。麻煩尚不只如此。對手的挑釁就算了,還有人運用法界關係來打壓他。雖內外交迫,但小不
忍則亂大謀,畢竟不能讓此社區服務破功,只好絞盡腦汁地帶著那批小孩。結局大家可以料到,
他們贏得了冠軍。電影又如何結束?社區服務期滿,這位律師也找到了人生的新方向,決定投入
職業冰上曲棍球隊。

    這是女兒幼時喜愛看的電影之一。野鴨變鳳凰?以寡擊眾?灰姑娘?雖能振奮人心,但應只
會出現在電影、小說,或不太確定真實性的歷史故事中。這到底是迪士尼出品,給小孩子看的電
影,兼具趣味及勵志。好吧!野鴨變鳳凰,現實生活中當然也有可能發生。1983年,我在美國唸
書的最後一年,事先完全不被看好,用今日語言,屬B咖的北卡州立大學 (North Carolina State
University) 籃球隊,居然過關斬將,將種子球隊一支支擊敗(進入全國賽後,便為單淘汰),
獲全國大學體育協會 (National Collegiate Athletic Association,簡稱NCAA) 冠軍,跌破一
大堆眼鏡。但這畢竟難得一見,所以這麼多年後,我仍記憶猶新。

    一年一度的統研盃,今年12月12及13日兩天,在中山大學舉行。除了公私立大學的統計學研
究所,幾所應用數學研究所,還有中央研究院統計科學研究所,計有19個系所參加。比賽項目有
壘球、籃球、排球、乒乓球、羽球及撞球等 6項。選手限研究生及教職員。高大統計學研究所,
全所學生才共二十餘位,對此年度統計界的華山論劍,一向是抱著志在參加的態度,主要是讓高
大名字出現。比起那些兵多將廣的學校,我們師生人數實在是太少,能堪重用的,也相對地少,
因此贏球機率乃可預料。大家都是學統計,皆知做決策得要仰賴機率。你可以拼經濟,可以拼政
治,但對於機率,就是相信,沒什麼好挑戰的。

    限於人手,今年的 6項比賽,高大只報名壘球及排球。壘球第一場便輸了。排球有16隊報名
,採單淘汰進入4強後,捉隊廝殺,贏者爭冠亞,輸者爭季殿。第一天我們贏政大,進入8強。第
二天上午對中央統計所。

    很多學校都包遊覽車南下,像是中央統計所,就來了兩輛。在中央任教的TH,也帶著一對兒
女前來,並在我們家過了一夜。她女兒現就讀建築系大二,事先做了功課,準備來探訪高雄的一
些建築。兒子讀高一,彈一手好鋼琴,曾得過不少大獎。看到下一代努力向上,不禁覺得周遭雖
紛紛嚷嚷,但未來仍充滿著希望。距他們上次來高雄,已是11年前。以球會友,球賽讓大家能有
機會相聚。

    中央的排球,這幾年在統研盃戰績顯赫,今年也志在必得。他們的隊員,有齊一的服裝,有
些還著護膝,看起來就很專業,聲勢奪人。如果賽球如大學或研究所的推甄,有面試一項,我會
給中央高分。中央有位女隊員 Perng,是高大應數系畢業的。大四時上我的課,常帶著排球,準
備下課後去練球。女兒喜歡打排球,去美國一年後,暑假回來,為一解女兒思球之苦,我請Perng
安排一場球賽,與統計所研究生對打。是日看到來打球的,有她們班上一位也修我課的女同學
San San,還嚇我一跳。因這位小姐常穿高跟鞋,一付嬌嬌女的樣子,顯得弱不禁風,從沒想到她
也能打球。而San San現今就在我們高大隊中。不只San San ,我們隊中另兩位女生, HY及 YH,
也都不像常馳騁在球場,輸贏似乎很明顯。我要Perng手下留情,她表示會儘量。

    如意料中,第一局我們輸了。我好奇為什麼需要三位女生?學生告訴我,規定至少要兩位
,而若有三位女生,每局便從5分起計。這樣划算嗎?我們的女生似乎不像會打排球,為了5分卻
可能失 8分,何不兩位女生就好?一位高大友系的老師square,他指導教授目前是中央統計所所
長,也在一旁觀戰並替我們加油。我問士峰有沒有人能換?打得最好的都在這裡了,他答。第二
局我們略有起色,還居然贏了,令人振奮。小機率事件發生了。最後一局決勝負,我想跟學生說
,這局贏便請他們吃飯。忍住沒講,因這樣似隱含他們贏球不易。小機率事件再度發生,我們打
敗中央,真不可思議。仍在雀躍時,有人說中央的 Perng哭了。她今年碩二,這是她最後一次打
統研盃。

    我過去安慰她,說若讀博士班便仍有機會打。之前便聽TH說她成績很好,他們所裡曾問她是
否要甄試博士班,只是她想去就業。中央實力堅強,輸給高大,一時間大概很難接受。

    贏了中央,進入4強,下午1點對成大。內人說成大很強,他們是以25比8擊敗對手進入4強。
成大是強隊,我亳不懷疑。因曾是中山排球隊主力,碩士及博士跟我做論文的南誠,今年起在成
大任教。由他領軍,成大豈會不強?匆匆午餐,回到球場。12月天,竟然豔陽高照,選手真辛苦
。以戰練兵,我方三個女生,漸入佳境,讓士峰、錦輝兩位老師,加上碩士生晉煜,形成的鐵三
角,無後顧之憂。他們默契愈來愈好,舉球讓士峰跳起來殺球,威力無比。我一直聯想到在特洛
伊:木馬屠城記 (Troy) 中,飾演阿基里斯 (Achilles) 的布萊德彼特 (Brad Pitt),除了刀槍
不入外,與人決鬥時,常一躍而起,迅雷不及掩耳地一刀刺死對方的鏡頭。以直落二擊敗成大,
真太令人高興了。野鴨也能爭冠軍!感動之餘,我對高大學生說,若得冠軍,請今天在場者吃飯
,學生一陣歡呼。

    兩千多年前,正在織布的曾母,接連聽到有人跑來告訴她“曾參殺人”,尚神色自若地說“
吾子不殺人!”對兒子總要有信心。等第 3人來說,曾母便信了,丟下織布的梭子,跳過圍牆逃
走了(投杼踰牆而走)。在原本被認為發生機率很低的事件(有人惡作劇來騙你兒子殺人),雖
只有少少的樣本(3個),往往已足矣讓人對原假設(兒子未殺人)的信心動搖。我們至此連贏4
局,連敗兩強。不敢說我們很強,但應能推翻我們是弱隊的假設。我說我們是靠學歷取勝。因中
央隊中只有一位博士YK,成大只有一位博士南誠,而高大隊中有兩位博士。一個多鐘頭後,下午
3點半,要在體育館打冠亞軍賽,這是所有比賽的壓軸。

    不到 3點,我們已聚在體育館了,在室內舒服多了。去逛了一圈回來的TH,說他們的遊覽車
將在 3點半發車駛回中壢。只是等比賽開始的氣氛,讓我無法離開下樓跟他們告別。謝安的“小
兒輩遂已破賊”般的冷靜從容,原來並不易做到的。

    在中山應數系任教的內人告訴我,中山那三位女生,都是校隊級的。以貌取人,光看身材及
舉手投足,你會相信她們皆是球場健將。中山應數系所,男子排球隊,曾稱霸大數盃多年,那是
隊伍更多,競爭更激烈的比賽。往昔他們較少參加統研盃,他們是應數所,全所研究生將近百位
。除統計外,還包含數學的其他領域。今年因在中山舉行,有地利之便,遂精銳盡出,上場六位
球員中,包含四位博士生及一位教授,個個身經百戰。中山應數系所,可說是統計界排球的搖籃
,中央成大及高大隊中,總共的四位老師,皆曾先後在中山就讀研究所。要務實,能得亞軍便該
慶幸了。

    第一局我們輸了,但並未差很多,情況似乎不是不可為,讓人燃起一絲希望,至少要讓對手
不小看我們。中山雖強,女生也個個都能殺球,但我們的三位女生,初生之犢,面對來球,毫不
畏懼,比在課堂上面對老師的提問,勇敢百倍。球技不知是一直進步,還是逐漸展現實力。畢竟
她們平常很少打,而我一向認為天賦是很關鍵的,只是有沒有被啟發出來。我們的鐵三角,雖打
了多局不得替換,威力仍持續不減。內人直說“士峰還跳得動啊?!”就是可以。如布萊德彼特
,自空撲下的場景一再出現,頗有震撼力。彷如迪士尼電影的劇情,一敗之後,我們連贏兩局。
季殿之爭,則由成大獲勝。從頭到尾,就靠不能沒有你的 6個人,高大獲排球冠軍。內人不敢置
信地說“這是今年統研盃最大的傳奇”。可能還是贏在學歷吧,我說,中山隊中只有一位博士。

    我寄封電子郵件告訴女兒比賽經過,這回在排球場,也遇到幾位在各校就讀,她先後期的大
學系排隊友。靠著排球,將異鄉的人們,連繫起來。女兒回信說:

        高大真厲害,印象中去年應該是中央冠軍。我很小的時候有,看過黃士峰在中山打
    排球。他很拼命接球,接到在地上滾,我印象非常深刻,一直記得到現在。

就是這股拼勁,使高大得冠軍,由不可能變成不是偶然。士峰是今年我們從中正大學挖過來的老
師,才一來,便帶隊創下高大傳奇。


回應此篇文章    回本區首頁